"淡淡的三月天 杜鵑花開在山坡上"
"哥哥~你打勝仗回來
我把杜鵑花插在你的胸前..."
收音機裡傳來女歌手輕輕唱著歌謠
很明顯
歌詞透露是抗戰時代的曲子
但我國小就會唱了
這可是
除了八點檔連續劇主題曲之外
少數幾首我會背的歌曲


奇怪的是
當時國小的我
卻能深刻感受到
女孩兒在滿山坡的杜鵑花叢中
感慨景物依舊 人事全非
的那種無奈
擔心情郎在遠方打仗的那種不安
和殷殷期盼他平安歸來的複雜心情


記得是有一年
颱風天大停電
不能看最愛的電視
更不敢在黑暗中洗澡
正在無聊之際
媽媽就在燭光中
教我唱會了這首歌
這是她從前音樂課本裡頭的歌
到我們這一代好像就沒了
改唱"西風的話"
跟郝龍斌一樣~哈哈.....


不過咱們郝市長比較慘
唱西風的話
竟然莫名其妙被老師呼了好幾個巴掌
害他得了唱歌恐懼症


其實老師對小孩的影響力
真的不能忽視
我國小一二年級的時候
也曾經衰過
級任老師是個奇怪的老女人


她奉行舊時代威權教育方式
主觀意識很強烈
除了重男輕女
偏心班上肥胖小男生之外
她還網羅這些小男生當她的小眼線
幫她記名字~專記愛講話的人
因此這些人都有些個頭銜
班長 副班長或警衛風紀股長什麼的

因為天生愛講話
我頗有自知之名
當同學問    "我有沒有被記?"
我的問題卻有些不同    "我被記幾次?"

因為老師規定
每被記一次
就得挨藤條打個三五下
數字隨著她心情高興與否 有所更動
而行刑前
她則會在教室前頭
連名帶姓高喊你的大名
被叫到就出去受罰
我當然每天都會蒙老師召喚......

因為媽媽有交代
回家要跟她說
在學校有沒有不乖被懲罰
因此我每天回家
第一句話就是
"媽媽 我被老師打了"
"為什麼?"
"因為我愛講話被記名字"
這段對話Repeat整整兩年

儘管這個形容不怎麼貼切
不過就像狗聽到鈴聲會留口水
俄國生理學家Pavlov做的實驗一樣
我得了挨打後遺症
當時聽到自己的名字
心中都會莫名恐懼
甚至起雞皮疙瘩
有那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這種症狀
一直持續到國小畢業
害我一度想改名....
這又難道不算虐童嗎???

    全站熱搜

    戴心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